网络暴力:从来不是是一场群体谋杀
发布时间:2019-11-02  

  种种愤怒的攻击和指责一瞬间铺天盖地地袭来,只因为宋茜没有在昔日好友离开时第一时间在微博上表态。

  不堪重负的宋茜在10月17日发文道:“什么时候发微博朋友圈ins变成了一把尺子?……你要围观作秀要泄愤要造谣,中国医科大学校长闻德亮教授再次获聘为普通高等学校本科教育教学,轻便。我没有多了不起,只是比起假模假样,我更愿意活得真实一点。”

  后来同剧组的工作人员解释说,宋茜在剧组听到消息便痛哭不已,但由于签证过期,因此要补办后才能赴韩。

  但是网络暴力并没有因此结束,反而来了新一轮的质疑谩骂:为什么宋茜的签证一天就能办好?一定是做做样子!直到知道宋茜办的是人道主义签证,一天就能受理。网友才平息了自己的“怒火”

  逝者已矣,网络暴力给雪莉带来的伤害仍令人无限痛心,满微博刷着“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网友们,如今又把道德绑架的绳索套到了宋茜头上,何其可悲。

  无独有偶,之前乔任梁被曝抑郁症自杀身亡后,身为乔任梁好友的陈乔恩也深陷网络暴力中,也是因为没有第一时间发微博吊唁,而被骂得体无完肤,直到知道陈乔恩在葬礼上哭到几近晕厥,“善良”的网友们才停止了对陈乔恩的谩骂。

  网络暴力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互联网的大幕下,处处是不见鲜血的谋杀:台前光鲜亮丽的明星们,因为某张照片看起来丑而被暴力、有的因为刚生育完,身材恢复极佳而被恶意揣测、更有的因为年龄变老,身材走样而被抨击,宁波浙江理工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更有无数双紧盯着他们一举一动的眼睛,把每一个细节都放大再恶意曲解……

  多少人在自己的生活还是一地鸡毛的时候,跑到网上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去抨击谩骂别人。她们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她们藏在电脑后面,毫不犹豫地敲击着键盘,输入那些最恶毒的语言,去表达她们自以为的“正义”。

  我们已不忍列举太多这样的伤害:在刘翔受伤宣布退赛之后,也遭到了网友的肆意谩骂;在郎平带领美国队打败中国队之后,面对的也是“汉奸”“卖国贼”这种恶言恶语……在他们抨击刘翔的时候,已经忘了亚洲飞人给国家带来的荣耀,也不愿意去理解甚至故意曲解他退赛的原因;当郎平带领中国女排走向胜利的时候,各大厂商开始抢滩登陆 5G手机价格战将。黑子们好像一夜之间迅速忘记了,自己曾用激烈的言语辱骂过她。

  前几日的李心草事件,本来是一件令人心痛的事情,一个失去女儿的妈妈在现实中求助无门的情况下无奈走到网上寻求帮助,然而就是这样,还是有很多黑子揣测那位可怜的妈妈,说她故意找人闹大事情,甚至于有人发出“心草妈妈”与知名博友的聊天记录,证实心草妈妈蓄意炒作。直到她出来澄清,黑子们才停止了自己的“正义行为”。

  电影《搜索》中,女主因为在公交车上没有让座,而被网友录下视频发到网上,网络暴力由此开始,网友们站在圣人的位置上,毫不留情的对女主进行抨击和谩骂,媒体们不放过一丝机会进行大肆渲染,被P图、被说不配活在这个世上、说是小三、被排挤……网友们不知道没有让座是因为女主检查出大病而伤心不已,网友在不了解事情真相的情况下就毫不吝啬的输出自己的看法,做出自以为正义的事情。最后女主不堪重负,选择自杀。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既然你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呢,既然不知道, 为什么要去随意揣测,恶意抨击?

  网络暴力的成本之低、蔓延之广让人胆寒。有人用“”和“评论无罪”来粉饰暴行,的确,在泥沙俱下的互联网环境,很少有人因为攻击别人付出法律的代价,然而我们是否应该自省:

  在法律约束不到的地方,在人性之恶被肆意放大的地方,仍然还有道德的谴责、灵魂的拷问。